當街持槍殺人僅判三年半 江西8名“保護傘”落馬

  當街持槍殺人后經過宜黃縣公檢法主要領導運作江西宜黃男子陳輝民僅獲刑三年半

  出獄后陳輝民和弟弟陳輝發廣招“馬仔”購置刀具成為當地涉黑組織的“老大”起訴書顯示十四年間該組織成員為謀取排擠對手共制造78起案件致6人3人17人輕傷在相關領導的包庇下有13起案件被從輕處理14人未被追究刑事責任4起犯罪案件被枉法裁判

  2018年“掃黑除惡”行動進入宜黃縣陳氏兄弟的案件成為全國掃公安部掛牌重點督辦的“雙督”案件7月14日凌晨專案組異地調集300余名警力將陳陳輝發及多名骨干人員抓獲

  2019年4月16日撫州警方發布消息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江西省最大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件

  2019年4月份陳陳輝發等103人因涉嫌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陸續被移送檢察院起訴

  陳輝民等人被抓后當地公檢法系統的官員頻繁落馬調查發現充當陳氏兄弟涉黑組織“保護傘”的官員有:宜黃縣公安局原局長鄒副局長孔文藝檢察院原檢察長陶英華;法院原院長刑事審判庭庭長管常慶等8人

  據檢察院案件信息公開網6月28日消息孔文藝因涉嫌徇私枉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年;7月3日該網公布消息稱管常慶因犯受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獲刑五年零六個月

  一聲槍響30歲的胥詩榮背部中彈癱倒在乘坐的摩托車上時間是2005年7月7日正值小暑

  涉嫌開槍者是胥詩榮的生意伙伴陳輝民他比胥詩榮大一歲也是宜黃縣北關人

  彼時陳輝民在當地已小有“名氣”撫州市臨川區檢察院起訴書顯示2004年10月18日為樹立非法權威陳輝民曾糾集多人手持短銃沖入民工宿舍砍殺民工致五人受傷此前他因打架斗狠曾多次被勞動判刑

  “他就是狠別人用拳頭他用刀別人用刀他用槍”與陳輝民相識的王云江(化名)告訴

  陳輝民和死者胥詩榮年輕時便熟悉家中相距不過千米位于江西撫州市南部的宜黃縣多山多林是全省重點產材縣2004年前后二人看出商機合伙做起木材生意

  胥詩榮的二哥胥詩文告訴起初陳輝民負責業務胥詩榮負責物流雙方合作很順利但到2005年兩人合伙辦托運部時出現矛盾“資金都掌握在陳輝民手里我弟弟想讓陳輝民拿出一部分錢辦托運部他不同意從那開始他們倆吵過幾次”

  2005年7月7日晚上10點左右在北關路老林業車隊附近的路邊兩人再次發生激烈的爭吵胥詩榮搭乘別人的摩托車準備離開時陳輝民從褲子右邊的口袋掏出槍朝他的后背開了一槍

  對面雜貨鋪的老板劉仔(化名)看到這一幕他記得當時陳輝民走到胥詩榮身后貼住胥詩榮的背緊接著槍響劉仔看到胥詩榮后背閃了火光他還聞到濃烈的火藥味

  槍擊發生后陳輝民離開現場他的弟弟陳輝發開車將胥詩榮送到縣醫院幾個小時后家屬在搶救室看到胥詩榮的尸體“灰色的襯衫染成了血色后背的血浸透了床單醫生說是肺動脈破裂致死”他的二哥對說

  不久陳輝民逃往福建躲進租住的單身公寓警方成立了“7·7槍案”專案組但遲遲沒能抓到陳輝民為此胥家人多次到公安機關催促“他們要不就說沒有線索要不就問我們有沒有線索我們又不是偵查人員怎么找線索?”胥詩文說

  2009年8月份潛逃在外的陳輝民通過電視新聞得知國慶60周年有對投案逃犯從輕處理的政策他和弟弟陳輝發商量后打算以過失致人死亡到宜黃縣公安局投案

  為了將“涉嫌故意殺人”變“涉嫌過失致人死亡”陳陳輝發兄弟倆頗費了一番周折

  陳輝民先是編造“7·7”槍案的另一個版本:涉案槍支是死者胥詩榮的他代為保管事發當晚他把槍還給胥詩榮時槍支不慎走火導致胥詩榮被打死為使自己的虛假供述得到支持他還聯系了兩名“證人”給自己作偽證

  準備就緒后陳輝民和陳輝發托付中間人找到時任宜黃縣公安局副局長兼刑偵大隊長的孔文藝

  中間人對孔文藝說陳輝民準備來投案“他交代的犯罪事實與公安機關掌握的不一致還有兩個證人來作證他們怎么說就怎么記不要為難他們”中間人送給孔文藝6萬元和4條軟中華煙孔文藝答應予以關照并向主辦此案的民警陳建雄做了交代

  公安渠道打通后2009年9月17日陳輝民來到宜黃縣公安局投案

  孔文藝知道陳輝民的供述及“證人”的證言都是假的但由于收受了財物他沒有安排相關人員查證便采納了陳輝民的供述此后孔文藝將上述虛假供述和偽證材料全部移送至檢察院

  2010年1月5日檢察院以事實證據不足將案件退回宜黃縣公安局補充偵查

  補偵期間陳輝發找到死者胥詩榮的大哥胥詩學讓他出來作偽證胥詩榮的家屬告訴剛開始家人都不同意但陳輝發軟磨威逼利誘說出了事他會負責“我們都是小老百姓斗不過他們也惹不起他們”

  不久辦案民警陳建雄和陳輝發一起來家里找胥詩學胥家人稱當時陳建雄帶來了一份做好的筆錄胥詩學按照陳輝發的要求在上面簽了字這份筆錄中胥詩學證明“案發當天看到弟弟手里拿了一把黑色短槍黑色的”

  此外陳輝發還聯系了胥詩榮生前女友許曉英讓她幫忙作偽證據許曉英供述2010年上半年她多次拒絕陳輝發的要求“最后一次陳輝發威脅我說不來做口供下場就跟胥詩榮一樣”許曉英說她受到威脅后很害怕無奈之下便同意

  隨后陳輝發約許曉英到宜黃一家電影院附近幾分鐘后一名辦案民警穿著便裝來給許曉英作筆錄按照陳輝發的要求許曉英告訴民警“案發當晚胥詩榮帶了東西(指槍)出去說是一支黑色短槍”

  辦案民警陳建雄將上述材料采集完畢后交給孔文藝孔文藝指示陳建雄將材料全部移送檢察機關作為定罪判刑的依據不久檢察院以陳輝民過失致人死亡向宜黃縣法院提起公訴

  當時宜黃縣法院刑事審判庭庭長管常慶擔任該案合議庭的審判長并主審此案

  調查發現作為法院刑事庭庭長管常慶曾收受8000元將一起販賣毒品案的被告人判刑一年六個月;收受10000元將一起挪用公款案的被告人判處緩刑;收受20000元使一起貪污案的被告人免予刑事處罰

  陳輝民案審理期間管常慶收受了陳輝發20000元便答應會盡力幫忙輕判

  2010年5月12日在案件案件定性均存疑的情況下宜黃縣法院以過失致人死亡罪判處陳輝民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加上此前陳輝民犯下的故意傷害罪(糾集多人砍殺民工)法院決定二罪并罰執行有期徒刑四年

  調查發現2012年9月16日服刑兩年四個月后陳輝民便出獄此后他鼓動各骨干成員招攬“馬仔”購買刀具組織“戰斗力”一步步壯大

  撫州市臨川區檢察院2019年4月15日的起訴書顯示陳輝民招攬刑滿釋放人員和社會閑散人員組成一個人數紀律層級清晰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其中陳陳王才進三人是領導者下面有7名48名積極參37名一般參與者

  調查發現他們內部的人稱組織為“巢子”一名內部成員提到陳陳輝發兩人是“大巢子”的首領兩人直接帶領的骨干人員組成一個“巢子”是為組織的第二層人物每個二層人物均帶領一批小弟組成一個個“小巢子”屬于組織內的第三層人物

  “陳氏二兄弟是指揮者二層人物負責調集人員三層人物是執行者”該內部成員稱

  了解到該組織宣揚的宗旨是“出來混要混出名聲地位混出影響力才能掙錢”組織內紀律嚴格下級稱呼上級為“大“老板”下級要服從上級老大之間說話“馬仔”不能聽組織有事要隨叫隨到作案時要戴帽子上交手機被抓后不得供出老大和同伙組織會安排資助出錢擺平或安排未成年人攬罪

  陳輝民出獄后不久看中宜黃縣的采砂生意曾在當地國土局任職的汪名華(化名)告訴采砂是暴利行業僅架設一臺機器一年就能獲利二三百萬元因此成為當地“幫派”必爭之地

  當時主導宜黃采砂行業的是以盧志雄(化名)為首的“搬運隊”陳輝民想從中分一杯羹2013年2月5日陳輝民涉嫌派人前去砍殺盧志雄當天10余名蒙面者拿著砍刀來到盧志雄辦公室但沒找到他其中一人便朝盧志雄的車開了一槍

  撫州市臨川區檢察院的起訴書顯示此事意味著陳輝民向“搬運隊”公開宣戰

  在此之前“搬運隊”的劉忠(化名)曾被陳氏兄弟涉黑組織的成員黃濤砍斷左手食指事發當晚9點劉忠在宜黃縣醫院治療期間文俊等人再次將劉忠砍傷

  在場一名醫生提到劉忠當時正在外科住院部吊鹽水突然四五個人沖進來拿起刀砍向劉忠的臀部和腿部

  此外2014年5月19日晚陳氏兄弟涉黑組織中的六人蒙面持刀一路追砍將“搬運隊”的三人砍傷

  起訴書顯示陳氏兄弟涉黑組織有一條宗旨:碰到“搬運隊”的人事先不用匯報要狠狠教訓多年來該涉黑組織成員共對“搬運隊”實施了17起犯罪行為打死重傷1人輕傷12人

  除此之外起訴書顯示為了謀取經濟排擠競爭對手十余年間陳氏兄弟涉黑組織成員一共制造78起案件導致6人3人17人輕傷

  除爭奪砂場陳輝民還把觸角伸向宜黃縣的各個工程

  2016年1月19日宜黃縣城市防洪工程曹水河改造工程在宜黃縣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公開開標那天一大早陳輝民便帶著7個人來到交易中心門口阻攔其他公司的人員競標

  當天上午8點10分左右鄰縣的王少江(均為化名)受朋友所托來宜黃參加投標邵隆走到交易中心門口的臺階旁邊時被兩名男子攔住

  兩人問邵隆“你是哪個公司的來這里做什么?”邵隆沒有理睬轉身要走這時陳輝民指著他說“就是他打他”

  突然一群人上來把他架住陳輝民沖上來給了他幾個巴掌王少江看到后上前質問陳輝民結果也被扇了一個耳光

  “把他們倆弄走等開標結束后再放走”陳輝民對手下的人說

  邵隆說隨后他和王少江被這伙人推到一輛銀色的汽車上并被帶到一個水庫旁邊“在車上他們命令我和王少江關掉手機不準和外界聯系他們隨身帶了匕首一直拿著匕首在我面前晃恐嚇我們”邵隆說

  前來投標的撫州商人游新(化名)也在交易中心門前遭到這伙人阻攔其中幾人拉扯他下車想要打他他拒絕下車并開車到了縣政府不久這些人也開車到縣政府找他游新見狀立即報警

  宜黃縣公安局經偵大隊長接到報警帶民警來到現場當時投標的工作人員正在勸陳輝民等人離開

  “你在這干嗎?”經偵大隊長問“我也是投標人為什么不能在這里?”陳輝民回答當著民警的面陳輝民指揮手下又攔住了兩名來投標的女子

  雙方僵持不下上午10點左右宜黃縣公安局領導帶著十多個民警來到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將陳輝民等8人帶走

  與此同時被挾持的王少江被警方解救但此時投標的時間已經截止“我們因為受阻攔失去了這個工程”邵隆告訴

  宜黃縣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的證明顯示2016年1月19日9時30分曹水河改造工程在宜黃縣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公開開標該項目有28家投標企業交納了保證金到截止時間為止有10家投標企業沒有到現場報名

  了解到陳輝民涉黑組織成立以來共實施強迫串通投標等11起違法犯罪活動采取暴力手段實施了8起敲詐詐騙等侵財類犯罪

  江西的地產開發商李慧珍告訴他曾和陳輝民的弟弟陳輝發合伙在宜黃開發了一樓盤“我們投資1500萬他投了200萬”協議簽訂不久“我們的負財務人員就被他們趕走了”

  工程無法參與本金拿不回來李慧珍只好去法院上訴“他們知道后就叫黑勢力去圍堵我們拿刀把我們車子砸了”

  阻攔投標被抓后涉案的7人因強迫交易罪分別被宜黃縣法院判刑6個月至8個月不等但指揮者陳輝民僅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注意到此案的審判長就是此前使陳輝民重刑輕判的管常慶

  陳輝民的判決書中提到“其雖有前科(但)這次犯罪系他人相約而去此犯罪情節有悔罪沒有再犯罪的宣告緩刑對其所居住的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本院決定對其減輕處罰并宣告緩刑”

  2018年江西省響應中央號召開展掃黑除惡行動撫州市公安局將全市近5年發生的暴力犯罪案件進行了逐一梳理經過辦案人員反復調研認證發現宜黃的暴力犯罪案件高發通過對一些涉黑線索的深度摸排陳氏兄弟涉黑組織慢慢浮出水面

  據撫州市新聞辦消息撫州市公安局組織精干力量對一些相關案件卷宗進行了調閱“總共調閱了26起刑事案件7起行政案件通過查閱案件我們發現了非常多的貓膩”撫州市公安局副調市公安局偵查實戰部主任邢坤說一些重傷案件原本必須定性為刑事案件也被轉為治安案件賠錢了事

  2018年7月12日撫州市委書記肖毅專門召集政公檢察院相關領導開會研究確定成立“7·12”專案組

  專案組成立的第三天凌晨撫州300名警力集結到宜黃縣對陳陳輝發等人展開抓捕了解到警察敲門時陳輝民從保險柜里取出手槍并將子彈上膛得知是警察后才把槍放回去

  當天陳陳輝發及涉案的18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獲一個多月后該涉黑組織的其他骨干成員先后被抓

  2019年4月16日撫州市公安局發布消息經過專案組民警近10個月的工作目前已抓獲涉案人員141人;辦理涉及6起命案在內的刑事案件188起治安案件45起;繳獲各類槍支5子彈468發;查獲涉案資金1億余元

  盤踞宜黃14年的陳氏兄弟涉黑組織被一舉摧毀了解到近日此案涉案人員已被移送檢察院起訴

  陳氏兄弟被抓后當地公檢法系統多名官員落馬

  2018年8月6日撫州市政府新聞辦通報宜黃縣檢察院原檢人大常委會正處退休干部陶英華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撫州市紀委監委調查

  同一天被通報的還有宜黃縣公安局副局長孔鳳崗鎮派出所所長楊宜黃縣法院刑事審判庭庭長管常慶

  2018年9月14日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正處級宜黃縣人民法院原院長楊新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委監委調查同日被通報的還有金溪縣人大常委會副處級退休宜黃縣公安局原局長鄒奇良宜黃縣公安局黨委紀委書記熊書華

  不久宜黃縣人民政府原副縣公安局原局長劉軍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紀委監委調查

  調查發現以上8人均為陳輝民及其涉黑組織充當過“保護傘”的角色

  從權威渠道獲取的資料顯示2009年陳輝民向警方投案自首時鄒陶孔管常慶等5人分別擔任宜黃公檢法部門的主要領導在這5人的庇護下持槍殺人的陳輝民最終被判過失致人死亡罪

  此后在楊熊書華和管常慶的縱容下陳氏兄弟涉黑組織中9名成員的13起案件被從輕處理或逃避追究14名成員因涉嫌違法犯罪取保候審后沒有被追究刑事責任10名成員參與的4起犯罪被枉法裁判導致5份生效判決被撤銷

  了解到目前上述充當“保護傘”的官員均被另案處理或被判刑

  2019年6月28日檢察院信息公開網發布消息宜黃縣公安局原黨委副局長孔文藝犯徇私枉受賄罪獲刑六年7月3日該網站發布消息宜黃縣人民法院原審判委員會刑事審判庭庭長管常慶犯受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獲刑五年零六個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