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隱形公司信越化學 會是日本對韓國的宰牛刀嗎?

  1909 年 10 月 26 日哈爾濱火車站韓國人安重根對著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連開 7 槍伊藤應聲而倒行刺成功的安重根情緒激昂用俄語高呼‘Корея! Ура!\xa0’(韓國萬歲!)

  這是一個充滿戲劇性但又影響深遠的事件一個韓國人在中國的土地上殺死日本首相又用俄語喊出對母國的祝愿伊藤博文死了但是事情并沒有朝著安重根所希望的方向發展日本對朝鮮半島的侵略步伐不僅沒有放緩反而加速僅僅過了 300 天《日韓合并條約》便正式簽訂大韓帝國名存實亡在那個‘落后就要挨打’的時代韓國無法御敵于國門之外隨后日本對朝鮮半島 35 年的殖民統治讓兩國之間始終存在著難以解脫的心結

  ‘刺殺伊藤’ 110 年之后兩國再一次折騰起來仿佛是要給這個心結再加一些高科技氣息

  今年 7 月 1 日日本經濟產業省宣布:因為‘雙方的互信關系受損’決定收緊對韓國部分半導體材料的出口政策如果日本企業想向韓國企業出口氟化聚酰氟化氫和光刻膠必須先向日本政府提交申請審查時間通常是 90 天

  一石激起千層浪若非日本政府出臺限制政策鮮少有人注意到30 年前的美日芯片戰爭之后韓國看似漁翁得利一步步成為全球最大的芯片生產國可是在韓國企業的光鮮背后卻是日本成為了韓國芯片產業最重要的原材料供應源其中信越化學工業株式會社(Shin-Etsu SUMCO 等企業雖然看上去籍籍無名卻在行業內部壟斷著至關重要的原材料市場

  雖然此次日韓貿易爭端的根源不在貿易而在政治上但是很多人仍然很好奇為什么日本半導體行業頹唐多年仍能對韓國產生威脅?而像信越化學這樣的公司們真的可以如日本政府所愿為了政治目的掐住韓國經濟的喉嚨嗎?

  1990 年德國管理學家赫爾曼·西蒙(Hermann Simon)提出過一個概念:‘隱形冠軍’他認為德國能在長達 23 年的時間里保持世界出口第一的地位靠的并非是世界 500 強之類的大企業而是那些不為人知的杰出的中小型企業

  赫爾曼給‘隱形冠軍’定下了三個標準:

  全球市場銷售額前三名或是其所在大陸的冠軍;

  收入小于 50 億美元;

  很少為細分市場外的公眾所知

  縱觀信越化學的發展史它能成功躲開日本半導體產業的衰落最重要的一點就在于它是一家重視市場需求的‘隱形冠軍’企業

  1926 年 9 月 16 日信越化學前身‘信越氮肥料株式會社’在日本長野成立日本地形多山平耕地少對氮肥等化學肥料的需求極大長野有發達的果樹和蔬菜栽培傳統信越化學的誕生可以說是直擊當地市場痛點很快便積累起第一桶金

  發家產品氮肥對信越化學的影響是持續的化學家舒爾茨曾評價道:‘氮是創造最有利的推動者抓掌握它是我們的任務愛護它是經濟的關鍵使那涌現出無窮盡能量的源泉服從我們是幸福的秘密’

  從 1913 年人類建成第一座合成氨工廠開始氮肥就開始了不停更新迭代的過程無數的工廠都在尋求更更廉價的產品這意味著一旦踏入氮肥市場企業就只能繼續挖掘自然界的秘密否則就會被競爭對手拋在身后

  在化學工業領域日復一日精進的技術才是企業的護城河信越化學也不例外

  二戰結束后信越化學了解到美國的有機硅產業對這種性能介于無機材料和有機材料的獨特化合物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在日本政府的支持下信越化學開始大量投入人力物力進行有機硅產業研發

  不同于氮肥之類局限于農業需求的化肥產品有機硅就像一個取之不竭的寶藏從航空電子醫療……各行各業里都能找到有機硅的用武之地隨著日本工業的成長信越化學作為供應鏈上游的基石企業率先得到了發展從 1970 年到 1986 年日本有機硅產量暴增 10 倍達到 6 萬噸反超美國完成了從有機硅輸入國到輸出國的轉換信越化學在其中獲益匪淺

  1989 年日本通商產業省制定‘硅類高分子材料研究開發基本計劃’以 160 億日元的投資鼓勵企業發展有機硅產業當時《美日半導體協定》簽訂不過 3 年日本半導體產業仍是一片繁榮尤其是以東芝為代表的垂直一體化芯片企業從原材料到終端產品無一不包

  信越化學和東芝不同它憑氮肥起家發家于有機硅更擅長研究和制造基礎材料換言之它更擅長滿足市場的需要因此當東芝憑借垂直一體化戰略名利雙收時信越化學只是從有機硅出發不斷向外擴展產品品類無聲無息攻克了半導體制造必需的光高純度氟高純度單晶硅等難題如同一片肥沃的土地默默無聞地為地面之上的日本企業們提供養分

  值得一提的是在 NEC 等日本品牌聲勢浩大地占領市場的同時信越化學也在韓國和臺灣開設半導體分公司等到全球都意識到芯片的重要性時以信越化學為代表的日本企業們早已悄悄吞噬了全球半導體產業鏈上游市場份額

  因此哪怕自 1996 年起日本芯片占有率一降再降只要全球半導體產業依然蓬勃信越化學便能一直為整個產業提供養分時至今日信越化學已經是全球最大的硅晶圓供應商和有機硅產品制造商早早占領的基礎技術高地便是它的護城河

  隱形冠軍的內憂與外患

  作為一個隱形冠軍企業信越化學的優勢在于‘冠軍’而劣勢在于‘隱形’正如之前所說的信越化學擅長于根據市場的需要去生產基礎材料只要行業整體穩定向上公司的發展便不容易受到國內外市場變動的影響

  然而身處產業鏈上游信越化學所面對的是中下游制造商而非終端消費者這意味著信越化學無法營造出‘品牌效應’信越化學的海外市場營收占總營收的 70% 以上一旦在技術上懈怠被其它公司所超越或者因為國家間經濟壁壘被擋在門外信越化學的護城河就將干涸所壟斷的市場份額也將瞬間被瓜分

  所以要保證信越化學的優勢對內需要不斷培養人才保證技術優勢加深護城河對外則需要時刻抓牢現有的市場并盡可能開發新市場形成強者愈強的‘馬太效應’但就目前看來信越化學在內在外都潛藏著不小的麻煩

  日本職業咨詢網站 Career Theory 曾做過一個調查信越化學的年平均工資是 843 萬日元(約合人民幣 53.7 萬元)在同行業中屬于中等偏下水平年輕人的工資水平很低員工平均年齡為 42.4 歲每周平均加班時間是 40-50 個小時獎金很少受到公司業績的影響而是與職位等級掛鉤

  在信越化學的企業管理中‘少數精英’是根深蒂固的原則董事長金川千尋( Chihiro Kanagawa )認為‘擊敗競爭對手的能力取決于總成本是否可以成為世界上最低的’為此信越化學并不會和西方企業一樣進行‘作業輪換’而是將員工牢牢固定在一個位置上讓他主動或被動地進行‘在職教育’直到‘成為專家’

  信越化學的管理辦法固然可以降低用人成本但卻有不少求職者吐槽其‘螺絲釘文化’現如今日本老齡化現象越發突出缺乏薪資競高壓高績效獎罰不明顯的信越化學又將如何吸引有潛力的員工去保障技術優勢的延續呢?

  另一方面以信越化學為代表的日本化學工業企業正面臨著國外企業的強力競爭

  和日本的出口貿易發展模式類似進入 21 世紀之后韓國乃至印度也開始大量涌現‘隱形冠軍’企業雖然尚未明顯威脅到信越化學的三大支柱板塊硅PVC(聚氯乙烯)和有機硅但中國無疑已經成為消耗這些材料的最大市場之一近水樓臺先得月這必然刺激更多本土企業你追我趕

  更何況中國擁有龐大的科研群體人口紅利猶在對績效更加敏感就算信越化學再自持‘少數精英’原則也難免為了保持優勢而增加科研和人力成本在對單位成本敏感的基礎材料行業如果喪失成本優勢企業的競爭力也將大打折扣

  ‘隱形’可以讓一個化工企業‘悶聲發大財’但同樣一旦喪失冠軍優勢也會跌落得無聲無息在內憂外患之下盡管信越化學已經成為日本化工行業的龍頭企業卻不得不時刻打起精神應對外部挑戰

  七成以上營收來自海外更均衡也更脆弱

  回到日本經濟產業省的‘半導體材料限制令’上當下最為焦灼的當然是韓國海力士等芯片制造大廠商一旦光高純度氫氟酸用完它們便不得不減產停產承受日本和臺灣芯片企業追趕的壓力

  雖然對于日本來說限制令包含的三種材料的出口總額在日本總出口中占比不過 0.01% 但對于信越化學之類化工企業而言市場占有率遠比銷售額重要如今韓國已經宣布要對半導體零部件和設備研發領域投入 6 萬億韓元(約合人民幣 352.9 億元)一旦韓國‘斷奶’成功甚至報復性設立貿易壁壘日企們再想拿回這個市場便難如登天

  信越化學代表了一干日本化學工業企業在這個時代的處境它們往往歷史悠久依靠技術優勢慘淡經營才能在全球產業上游市場上搏出一席之地無奈的是它們在費心保持優勢的同時還要面對一個‘秩序崩塌的時代’替日本政府帶有政治色彩的經貿制裁買單

  韓國政府是否愿意把歷史政治紛爭擺在一邊去為經濟妥協尚未可知但可以確定的是對于日韓這兩個不時就鬧點矛盾的國家而言這次貿易爭端也還要鬧騰一段時間30 年前邁克爾·波特就曾說過‘國家與產業競爭力的關系也正是國家如何刺激產業改善和創新的關系’但顯而易見對于日本碩果僅存的半導體材料和設備產業這次紛爭大概率只會給他們的產業改善和創新帶來不大不小的‘災難’

  [1]\xa0邁克爾·波特:國家競爭優勢

  [2]\xa0赫爾曼·西蒙:隱形冠軍:誰是全球最優秀的公司

  [3]\xa0南博一施鑫:競爭對手趕超技術依賴難解決:韓國對日韓半導體之爭的憂慮

  [4]\xa0周玲:日本為何用這三種半導體材料打擊韓國:技術絕對占優且難拆解

  [5]\xa0曾佳陳立雄:日本‘鎖喉’韓國芯片業

  [6]\xa0立鼎產業研究:信越化學工業:全球硅硅晶圓龍頭企業

  [7]\xa0許祖恩:化學氮肥的歷史沿革

  [8]\xa0金川千尋:少數精鋭の徹底で世界一を実現金川経営の真髄

  [9]\xa0日刊工業新聞:‘韓國’輸出どうなる半導體材料メーカーの業績

  [10] REUTERS:アングル:日本の対韓輸出対象となる材料とその重要性

  [11] Career Theory:信越化學工業に転職すべき?口コミでわかる特徴と転職成功のポイント集

  [12] SUMCO·信越化學史

  [13] ShinEtsu.co.jp:沿革と歴史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